首页 > 英超 > 资讯

角旗杆旁的天才!详解利物浦天才后卫崛起,大热背后藏一性格短板



在过去一年的欧冠赛场,利物浦的66号阿诺德有两个瞬间成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而巧合的是,这两次都是在角旗杆附近。第一次,他的天才角球击溃了摇摇欲坠的巴塞罗那,第二次,他在加时冲撞莫拉塔宣告了利物浦的焦躁和无奈,前者让他声名鹊起,后者为他招致一片骂声。将于4月发行的新一期 杂志花费篇幅详细介绍了这位成为现象的右后卫,他的成功和性格中的缺陷,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答案。

如果你从小就想当边后卫,请举手。我们可没想过。

当一个渴望进球的前锋?必须的。或者当一个健步如飞的边锋,死死得把对手后卫摁在己方半场摩擦?听起来很有趣。或者当一名为了足球事业而挥洒热血鞠躬尽瘁的中卫?好吧,这也是英国足球的战士精神的一部分。

但边后卫吗?这是对那些每周都来参加周日联赛,但是连基本协调能力都严重不足的,更不用说足球能力的青铜选手说的。在职业球员中,边后卫也有不受欢迎的因素,尤其是那些勇敢、勤奋的球员,即使是被人用刀抵着,他们不会冒险越过中线。

1 创造力!

几年前杰米·卡拉格在 概述了球迷中普遍的观点。“没人想成为加里·内维尔,”这位前利物浦中后卫在天空体育说。这句话触动了内维尔的神经,他简短地回应道:“菲尔想!”,这位前曼联队长指的是他的弟弟,这更加证明了这个位置就像变成白天鹅之前的丑小鸭一样受欢迎。

然而,在过去18个月里,足球的改革一直在进行。自2018-19赛季开始以来,英超球员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的助攻数无人能及。事实上,为数不多的能接近他的几个球员之一——除了曼城的凯文·德布劳内——就是他在利物浦的搭档——后卫罗伯逊。

但亚历山大-阿诺德所做的是不同的,他是比赛的塑造者,是红军最有创造力的球员,正如他在节礼日红军4-0大胜莱斯特城的比赛中一个进球、两个助攻所展现的那样。

这就是利物浦如何在英超联赛“一路高位压迫”,并取得至今为止最大的分差领先优势的故事——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让边后卫这一位置变得很酷。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你知道,”马克·劳伦斯 告诉 。

接下来这位前红军后卫追溯了进攻型边后卫的历史:我们熟悉的卡福,70年代和80年代汉堡的传奇人物曼弗雷德·卡尔茨,60年代国际米兰的法切蒂,和50年代巴西的德扎马·桑托斯和英格兰的吉米·阿姆菲尔德。

劳伦斯说:“特伦特所做的就是把它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得益于他的机动性、他的传球能力、他的进攻节奏。他在各个方面的表现都很出色。他抬起头来观察,如果在偶然的情况下他没有时间抬头,他就会把球送到‘不确定性走廊 。”

在一个球员需要适应每个位置的特定要求的时代,防守型中场和几乎灭绝的全能型B2B中场重新出现了——这为球队建立了一支中坚力量,让两名边后卫有更大的自由去进攻而免受责罚。

2 阵型变革

前曼城和埃弗顿左后卫安迪·欣奇克利夫最近说:“以前,你防守边锋是因为两队都是442阵型。”去年,亚历山大·阿诺德打破了欣奇克利夫作为一名边后卫单赛季11次助攻的纪录 “在80年代末,”欣奇克利夫补充说,“我有足够的精力和意愿在球场上交叉跑位和前后跑动,但那是你唯一的进攻选择。”

在尤尔根·克洛普的4-3-3阵型中,穆罕默德·萨拉赫和萨迪奥·马尼作为内置翼锋,占据了中场和两翼之间的一半空间,让亚历山大和罗伯逊有了向前推进的自由。主教练的4-3-3阵型在进攻端变成了3-2-5阵型,防守型中场法比尼奥被安排在后卫线上,而边后卫则为高度灵活多变的前锋线提供掩护。

“如果你有一个想要内切的左脚边锋,这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因为你可以在他们的外侧提供宽度,”亚历山大-阿诺德在2018年告诉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进攻型的边后卫,我想通过介入进攻来展现我自己。毫无疑问萨拉赫给了我这样做的机会。”

这名年轻的后卫当然利用了这一点,在2018-19赛季开始到2020年1月底期间,他贡献了不少于22次的英超联赛助攻。他的传球变化是惊人的,从下底后的的弧线球 到远门柱的高吊传球,后者在本赛季已经为菲尔米诺创造了两个进球。

“他发明了这种很难防守的快速式传球,”劳伦斯兴奋地说。当利物浦的中后卫控球时,两个边后卫都站在了边线上,所以三名对手前锋要对付四名防守球员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都很擅长控球。”

3 冒险

时机就是一切。

西班牙2010年世界杯冠军左后卫卡普德维拉在接受 杂志采访时表示,阿诺德的进攻中带有那种令人惊讶的元素。“他选择了一个完美的时刻。并不是所有的足球运动员都有这种天赋。

“如果你有一支像利物浦这样持续进攻的球队,那么看起来亚历山大-阿诺德要比看起来聪明得多。他冒了很大的风险,丢了很多球,无论是传中还是长对角球,但这都不重要,因为它造成的混乱会造成破坏。”

卡普德维拉关于风险和回报的观点得到了统计数据的支持。本赛季,没有一个外场球员比亚历山大-阿诺德更容易丢球,除了托特纳姆热刺的托比·阿尔德韦雷尔德,也没有任何一个球员尝试过像他那样多的不成功传中。

最后一项统计数据尤其具有指导意义。亚历山大-阿诺德的大部分不成功长传都是边后卫到边后卫的对角线传球 ,这会立即改变进攻的角度。回想一下去年11月利物浦在主场3-1战胜曼城的比赛,正是这位21岁的球员在60码外将球传给了罗伯逊,帮助萨拉赫头球攻入了红军的第二个进球。如果亚历山大-阿诺德不冒这个险,用一次传球击穿曼城的逼抢,这个进球就不可能实现。

圣诞节期间他在对阵莱斯特城给出了自己的最佳表现:一个进球,两个助攻,105次触球 和60次传球,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狐狸的半场完成的。的确,莱斯特城的战术正中他的下怀——作为一名名义上的左边锋,詹姆斯·麦迪逊既不愿与阿诺德对位后撤,也不愿在自己的球队握有球权的几次机会中站稳己方的宽度——但亚历山大-阿诺德主宰了比赛:来自防线的组织者。

“这场比赛对后卫来说不太正常,”卡普德维拉继续说道。

4 勤奋与灵感

亚力山大-阿诺德的上升轨迹如此陡峭的一个原因是他跳过了U23的比赛,直接从利物浦的U18青年队跳到一线队,这是因为他有倾听和学习的能力。克洛普称赞他是“我见过的最坚持不懈的职业球员之一,他每天都在努力变得更好”,而利物浦人的定位球就是一个完美的象征。

2018年初,利物浦的教练们发现,尽管阿诺德在运动战中表现出色,但定位球仍然存在技术短板。他的助跑并非稳定和可重复的。阿诺德以前橄榄球运动员强尼·威尔金森为灵感,不知疲倦地纠正这个缺陷。

“特伦特每天都练习,每次训练后都会留下来——而且不只是几分钟,”劳伦斯解释道。“我们会谈几个小时,与球员和教练一起进行反复练习。”

现在,多亏了重新纠正的动作,亚历山大-阿诺德在定位球上制造了最多的球——在本赛季欧洲前五名的联赛中。然而,他最著名的助攻来自上个赛季。在4月份的冠军联赛半决赛第二回合中,利物浦在以3-0的比分负于巴塞罗那后回到主场,阿诺德在角球区看到了奥里吉无人防守,而巴萨的后卫们则在一旁互相喊话。亚力山大-阿诺德在那个独一无二的时刻灵光乍现。

卡普德维拉说:“关键是要迅速做出决定,并有能力去执行。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一次,所以有信心在欧冠半决赛中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5 少年心性

然而在2014年,有三个月时间,亚历山大-阿诺德讨厌足球。

那年10月,这位年轻人即将年满17岁,在休赛期,他与利物浦青训学院院长阿莱克斯·英格尔索普和U18的主教练克里奇利坐在一起。他们认为阿诺德进入一队最明显的途径就是成为一个有爆发力的边后卫。

亚历山大-阿诺德从六岁起就成为俱乐部的一员,他曾在青训学院打过边锋、防守型中场,有时甚至打过中后卫。他速度快,传球好,并且有一种想要提高自己的动力,这使他与同龄人不同,但英格尔索普和克里奇利知道这个少年必须磨练自己的性情。

在比赛中,特伦特常常会失去理智。他会让自己的肩膀耷拉下来,沮丧地把球踢开,对队友大喊大叫,让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的表现。三个月来,英格尔索普和克里奇利每天都在训练场上严厉呵斥他。

“他来了,”他们喊道。他们不停地把球传给边锋博比·阿德坎耶——利物浦U18岁里技术最好的前锋,去年夏天加盟拉齐奥——他每天都要在亚历山大-阿诺德身边跑上几个小时。“特伦特在退后。把球给博比。过掉特伦特,过掉他。”

亚历山大-阿诺德每天到学院都会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后来承认,那是“绝对可怕的——我讨厌它”。他认为自己还不够好,应付不来,但这给了他精神上的决心,这对他的成长至关重要。英格尔索普解释说:“如果他有一段时间不喜欢我的声音,那就乘以每场比赛6万名利物浦球迷的声音,再乘以几百万名在电视上观看比赛的球迷的声音,他们会在社交媒体上诚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没过多久,人们就开始议论纷纷——这位边后卫的英雄,史蒂文·杰拉德,甚至在他2015年的自传中提到了阿诺德的名字。

“特伦特总是教练们嘴边上的第一个名字——我们有这个右后卫,他将成为一个重要球员,”劳伦斯说。不仅仅是能力,还有他埋头苦干的方式,以及他的生活方式。

“基本上,任何考验他都能克服。他有时会信心动摇,但他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从学院早期就这样。”

“当你从中场回到边后卫的位置时,你会想,‘哎呀,我有太多的空间了。我一定是得了麻风,因为没有人靠近我。你的球商会变得更高,因为你知道处于其他位置的人需要应对什么,所以你知道什么时候传球或向前跑。”

即使是利物浦的幕后工作人员也对他在前压时的半场防守上所取得的进步感到吃惊,这是球场上最宽和最中心的通道之间的区域,这是对手的创造者们喜欢利用的。他对比赛的阅读能力非常强,这或许与他对国际象棋的热爱有关。2018年10月,亚历山大·阿诺德甚至与世界冠军马格努斯·卡尔森对弈,结果输掉棋局前他比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多走了八步。

6 重新定义边后卫

与此同时,亚历山大-阿诺德个人对边后卫的诠释也特别体现在体能训练上。高强度的短跑训练现在已成为常态。

前边后卫卡普德维拉在谈到这个位置对现代训练的要求时说:“像10年前的中场球员那样在球场上跑动是没有用的,必须更精确。边后卫都是纯粹的运动员,现在几乎都是优秀的1500米运动员,他们必须是队里体适能最好的。他是这支利物浦球队的完美球员:年轻、快速、为冠军而战。他有机会和他的团队一起定义一个时代。”

亚历山大-阿诺德对这一最被低估的位置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显现。

“总是有代际的时间差,”南部业余联赛的欧足联认证教练卢克•汤姆森向 解释道。“年轻的孩子们看着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的崭露头角,会想要模仿他。在我们的球队中,踢边后卫并不是一件响应积极的事情,尤其是在那些可以踢得很好的经典边锋球员。我们本赛季试图通过踢菱形中场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这使得我们的边后卫成为了主要的出球点。”

“能够习得这些介于两者之间的技术的孩子现在处于优势。拥有可转移的技能对他们的长期发展非常重要。”

有一种观点认为,由于他在右后卫位置上的成功,利物浦66号有一天可能会回到他原来的中场位置。马克·劳伦斯不同意。

“他们设计了一种给他空间的方式,这意味着他有很多空间可以快速移动——一旦他领先你半码,你就永远追不上他了——所以你为什么要改变呢?”劳伦斯问道。“球迷们唱着‘他是我们队的利物浦人’。你可以给当地的小伙子看看特伦特,然后说,‘这孩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每个星期都在为利物浦踢球’。他让这个位置变得很酷。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描述。”

这名球员自己也同意。亚历山大-阿诺德认为他的未来与现在没什么两样。

“我是一名右后卫,我希望我和罗伯逊能帮助改变孩子们都不希望长大后成为边后卫的想法。”在年初他曾经说过。“很明显,有一句名言,‘没有人想长大后成为加里·内维尔’。”

这位21岁的年轻人知道是谁创造了这句话,并会心一笑。但很快,每个人都想长大后成为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你所要做的就是彻底革新你的位置,成为它的代言者。祝你好运。(Qfwfq)

<<名记:曼城想和斯特林续约至2024年,球员薪水涨至2000万欧
撞大运?盘点因欧洲杯推迟因祸得福球员 荷兰英格兰头牌位列其中>>

冠盈直播是一个专业的直播吧网站,主要提供足球直播,NBA直播,NBA视频直播,冠盈直播以最全最高清信号让您畅享五大联赛,打造最好体育直播吧,我们一直用心分享体育内容,解决球迷找不到NBA在线直播信号的烦恼。

凡本网注明来源网络的作品,均功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