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超 > 资讯

卡拉格专访:业余联赛塑造了我的性格 我比其他球员更懂球



近日,卡拉格接受了The Athletic记者Simon Hughes的专访。期间,卡拉格谈论了业余联赛对自己职业生涯的影响,儿子詹姆斯-卡拉格的职业生涯以及自己的“23基金会”。

“一切都没有改变。”卡拉格看着曾经“征战”过的巴克利山球场说道。巴克利山球场,是利物浦北部三个对卡拉格人生方向有着深远影响的球场之一。

卡拉格口中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说的不是泥泞的场地,生锈的球门,潮湿的更衣室,而是天气:那儿经常会有一股强风掠过,风力如此之大,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这里踢球的。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四处走走,好让卡拉格通过周围的环境,激发起隐藏的记忆。尽管这天是个大晴天,但我们的计划还是有点儿不切实际,这里的风实在太大了,甚至几米开外就无法听到对方的声音。

尽管卡拉格表示,并非每次在这里踢球,风都有这么大,但这样的劲风,还是让他想起了曾经的日子。

卡拉格陷入了沉思。当年卡拉格在这里踢球的时候,还只是一个三年级的学生。他在这里看过莫顿维拉的比赛,并大受启发——这支球队的主教练是他父亲菲利-卡拉格执教。

“巴克利山、布鲁克谷和查弗尔斯。”卡拉格说道,“是我了解足球这项运动的地方。”

这三个球场距离卡拉格在诺斯利路的家都不超过三英里,而他父亲治下莫顿维拉以及他们的对手,球员也大多数来自于同一个地方。这样的情况,导致球队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也更具竞争性。卡拉格说:“莫顿维拉与伊登维尔之间的对抗,一直都非常激烈。”

尽管莫顿维拉的名字来自于一家同名的酒吧,但它的根据地其实在另外一家名为乔叟的酒吧。卡拉格总会在乔叟酒吧看起球,而且直到很久之后,当利物浦在足总杯输给曼联之后,卡拉格在这里喝了一品脱啤酒,试图放松自己之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名利物浦球员,真的不能再“明目张胆”的支持埃弗顿了。曾经卡拉格每个周六都会准时前往乔叟酒吧,先玩一会儿游戏,等待莫顿维拉的比赛开始。球队开球时间是每周六下午两点半,而那会儿英格兰顶级联赛通常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开始。“当我们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我爸爸会说:‘去看看比分……’所以我就会跑到停车场管理员那里,那家伙有一台收音机,我会问问他,埃弗顿的情况如何。”

莫顿维拉更衣室的气味对卡拉格有着深远的影响。他说道:“那味道总充斥着我的鼻腔。好多小伙子浑身都是泥,还混合着淋浴间的水蒸气。我就静静坐着,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听着他们的对话。我能听到他们每个人说什么,谁踢得好,他们都在责备谁?我很快就意识到,每个人都在谈论主教练,不管他是否在更衣室里。”

卡拉格的父亲是一名主教练,所以他很早就接触了足球

卡拉格6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菲利-卡拉格将自己最好的朋友巴克安排到了边后卫的位置上——尽管他经常出现在中场位置上。

卡拉格说:“中场有一个叫弗兰克-塞姆斯的家伙,他通常出现在边后卫的位置上,而且我不止一次听我老爹说,塞姆斯不想改变自己的位置,并认为这有可能影响球队的节奏。比赛结束之后,巴克送给对手一粒点球,而对手轻松笑纳。所以我老爹挨了一拳,‘你为啥把巴克放在那里 ?’我想,虽然球队在那年赢得了两个冠军,但他们对于主教练的决定总有发言权。”

1982年 体育版的头条是“莫顿维拉,不要为我哭泣!”,现在卡拉格手机里还存有这篇报道。它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与阿根廷围绕福克兰群岛的争端,正在布特尔产生影响。”

莫顿维拉是弗朗西斯杯的冠军,同时还是地区联赛的第二名。据媒体报道,他们是“蓝白条纹的莫顿维拉”——可因为“球员和球迷的担忧”,这支球队不得不更换自己的球衣。莫顿维拉的球队秘书、卡拉格的叔叔特里-雷对记者说:“球队有些小伙子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他们不希望身穿阿根廷国旗配色的球衣出战——他们都有可能被征召,去前线与阿根廷作战!”同时,这使得人们猜测他们是否会换成皇家蓝,因为这支球队大部分球员都是埃弗顿球迷——包括卡拉格。

在这篇报道的上方,还有一张莫顿维拉球员们的合影。照片上的球员看起来都很粗犷,都是一些蓄着胡子的真男人。卡拉格告诉我们,其中一名叫特里-麦克多诺的球员,他是一名出色的边锋,曾在北方超级联赛踢球。史蒂夫-杰克逊,是一名后卫,是默西塞德郡业余联赛中的红人。

至于卡拉格,他最终成为了利物浦的名宿,并在2013年退役之时,成为球队历史出场次数第二多的球员,赢得了他所有可以赢得的荣誉。

莫顿维拉的球队合影

卡拉格之所以能够在利物浦取得成功,他儿时那段业余联赛的经历,无疑也是有着巨大的影响。

“莫顿维拉征战的联赛中,全都是硬汉。”卡拉格说道,“没有人抱怨过犯规,球员们几乎从来不会受伤。我们有一个从未打开过的绿色医疗箱。人们只是会带着它去看比赛,因为他们觉得有它在,球队会显得更专业。而当我们有一次打开它的时候,发现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我认为这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球员们觉得受伤是不可接受的。即便是在社交场合。我现在能听到乔叟酒吧里的小伙子们说:‘他总是受伤,他……’搞得我真的不想待在那个地方。这真是太令人尴尬了。曾经的比赛让我难以忘怀。我非常喜欢足球,一想到受伤会让我错过比赛,我就会感到害怕。”

莫顿维拉对阵伊登维尔的比赛,就如同利物浦对阵埃弗顿一样。卡拉格说:“有一年,伊登维尔赢得了联赛冠军,但莫顿维拉赢得了杯赛冠军。当时莫顿维拉在决赛中3-2击败了伊登维尔。因为这是一场决赛,所以球场周围都布置了警戒线。伊登维尔阵中有一个红头发的中锋,他需要很大的空间来投掷手抛球,但由于警戒线的存在,他的手抛球威力大减——他只能够尽可能地伸展自己的身子,就如同一个弹弓。”

卡拉格的父亲经常会穿着一件粗呢大衣在场边来回走动,就像一个“有点儿多嘴的大块头”。此前,卡拉格的父亲经常会去古迪逊公园球场看球,直到有了三个孩子——杰米-卡拉格和他的两个弟弟,保罗与约翰。他的业余时光完全被家庭生活填满。

“我还记得一场杯赛,莫顿维拉正0-1落后于对手。我老爹说‘我们得做点什么’,于是他对他的助理教练说‘试着去把球门横梁折断吧……’然后,他走了过去,在比赛进行的时候,将球门横梁弄了下来。还有一次,我老爹让一名裁判搭便车去科克比看比赛——因为裁判住在布特尔。然而因为莫顿维拉输掉了比赛,他们就把裁判丢在了科克比。当时这个消息让默西塞德广播电台都震惊了。”

“还有一个关于巴克的故事。比赛中对方中场球员控制了比赛,所以我老爹决定让巴克替补出场,把对方解决掉。可几分钟之后,巴克又回到了替补席上——因为他打了另外一名球员,所以被裁判罚下了。我老爹真的给气死了,他吼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卡拉格坚持说:“我并不认为我老爹是个骗子。尽管他有时候会违反比赛规则,偶尔还会有一些极端反应。比赛的时候,如果自己的队员最后触球,他总是会将界外球判给对方球员——他还是挺公平的。但如果比赛中发生了争议,他总会试图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辩论,不管是采用什么方法。我记得有一场比赛,因为对方罚点球有问题,而被取消了。我老爹有权利提醒裁判,这次犯规应该是间接任意球。他知道规则,是裁判没有搞清楚。对此,我老爹根本不会让步,最终裁判都被赶走了,比赛只能结束了。”

卡拉格认为当年业余联赛的经历,塑造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巴克利山球场的风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与卡拉格之间的谈话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所以我们退到了几英里外的屋子里。我们喝着茶,听着卡拉格忆当年。

当卡拉格回忆起自己问父亲人生中最重要的问题之时,他问道:“你觉得我老了之后,还能在莫顿维拉踢球吗?”

卡拉格的第一场比赛是在斯图尔特路球场完成的,那个球场距离卡拉格家很近。那会儿球队出场比赛的球员都会身穿绿色球衣,但他们又没有足够的球衣发给球员,所以连替补都混不上的球员,只能穿红白相间的球衣。那会儿卡拉格还只有7岁,而他所在的U11梯队只准许8岁以上的孩子参加比赛,所以卡拉格谎报了年龄,等待出场的机会——最终机会终于来了。

那会儿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卡拉格在一个寒冷的冰雹天被替换下场,以及父亲意识到卡拉格是假装受伤回家后的反应。当然,最后卡拉格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这段经历也确实塑造了他日后的职业生涯——也许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在对阵布莱克本的比赛中断腿依旧在坚持的原因。

卡拉格还记得第一次踢球的情景。那是在布伦瑞克青年中心——“其他人的年龄都比我大,但我想踢球”。

从七岁开始,卡拉格就在马什巷中心的圣詹姆斯小学操场上与“大一点的孩子们踢球——尼尔-洛克林和李-麦克唐纳,总是会按照相同的顺序挑选自己的队友。我记得我对自己说,‘这有什么意义?’我总是最后被选中的,但我比他们小三岁。我不介意成为最后一批被选择的队友,我只是很高兴能够与他们一起踢球。”

在早期的比赛中,卡拉格出现在边前卫的位置上,而且他经常是场上最矮小的球员。“他们好像再说,‘别让他碍事了。’但有一天,另外一支球队的孩子对我说,‘我是今天球场上表现第二好的球员’。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谁是最棒的?’他说:‘是你……’这时你就会想,‘也许我确实做了点啥。’有一次,我爸爸来到球场上说,‘今天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有个很重要的人在看。所以你一定要竭尽所能。’起初,我在想,会是我叔叔来观战吗?他是我爸爸的哥哥,一个警察。但我没想到是霍华德-肯德尔。他穿着羊皮大衣站在那里。他的儿子一定是在对手那里踢球。他可是我爸爸心目中的英雄之一。”

卡拉格从小就和一些比自己年龄大的孩子一起踢球

Q:我问卡拉格,当他思考业余足球的消亡之时,是否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我对足球的知识和热情来自于这些经历。”卡拉格说道,“我觉得我有一个很好的开始。说实话,在我整个职业生涯的每一个更衣室里,我都觉得自己比任何球员都更懂足球。一个完美的例子就是我和雷纳之间的争论。我说:‘我七岁的时候就学会了这个……’因为我们在各种不同的天气下踢球,所以我被告知要把握优势。雷纳则说:‘不,我们下半场再这样做……’我看着他,就像他从树上掉下来一样。我不记得那天是刮风,还是大晴天,但我说:‘你总是占据着优势,因为天气会变!这是世界上最明显的事情!也许风会停,太阳会躲进云层!太阳也可能会照到看台后面去!’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一场争论。他们说,我们将在下半场拿下比赛。‘可是那时候我们都可能已经彻底输了!’”

Q:你害怕失败吗?

“胜利总是比现场表现更重要。”卡拉格说道,“我怀念的是比赛的胜利。我并不怀念训练课。我喜欢训练,我喜欢为利物浦踢球,我喜欢穿上球衣,听着 。但如果你问我最怀念的是什么,那就是赢球之后坐在更衣室里的10分钟。你会想自己赢球了,至于怎么赢的,根本不重要。”

Q:当你退役后,还会有这种感觉吗?

“我仍然想踢好比赛。”卡拉格说道,“我喜欢人们对我说:‘你还可以继续踢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几年前我们在马德里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伯纳乌有8万人观看我们的比赛,当我们2-0领先对手 ,因为这是俱乐部的庆祝活动,所以裁判明显开始吹主场哨了。有些进球明显是越位的。于是我开始抨击裁判。并且开始尝试用铲断来解决问题。他们派上了齐达内。我很生气,然后我对自己说,‘我这可是在伯纳乌……有8万人在看……我在做什么?’谁赢了?这是我们利物浦传奇队唯一输掉的比赛。但那只是因为我们被坑了!”

“说实话,我已经不再踢球了。也许这是永远的退休了。直到三四个月前的一个周五晚上,我还在斯图亚特路附近踢了一场无人比赛。但我发现自己被其他人搞得心烦意乱……愚蠢地将球传出去,或者做一些鲁莽的决定。我开始傻傻的铲断,把球送给对手。如果我们被击败了,我脑子里就一团浆糊。我会开始嘲笑自己的队友。有时候我还会想:‘我在做什么?’”

卡拉格表示自己现在并不会去踢球了

Q:我想你会好起来的,你对足球可是非常痴迷的。利物浦的足球让人上瘾……

“我明白你的意思。从一点钟开始,如果是三点钟的比赛,人们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比赛上。你看到人们在球场里,或者酒吧里。每个人似乎都朝着足球的方向前进。我老婆和我妈对足球并没有啥真正的兴趣,但即便是她们,也会问比分是多少。整个城市似乎停滞了几个小时。如果利物浦被击败,我老婆会说:‘利物浦怎么输了?’我的女儿——她只去过安菲尔德两次,她对足球并不感兴趣。当利物浦在足总杯输给切尔西的时候,她问我:‘什么,利物浦又输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即便你有短暂的兴趣,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老婆也是如此。上赛季,当利物浦在欧冠联赛中淘汰巴萨之时,我清晨才到家。她问我:‘比分是多少?’我低声说:‘4-0。’当她意识到是我们4-0赢得了比赛之时,她从床上跳了起来,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比赛所发生的事情,她简直不敢相信……即便你不喜欢它,你也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当特别的结果出现之时,你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它在整个城市蔓延。无论你走到哪里,人们都一脸笑容,好像整个城市都在发光。它会持续几天,甚至好几周。去年夏天,利物浦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赢得欧冠决赛,就是这样的!”

“赢得联赛似乎意味着一切,但如果球队赢了联赛,然后输掉了欧冠决赛,那么这个夏天就不会那么有趣了。”

Q:尽管球迷们热情高涨,但利物浦的业余球员人数却在下降,这是为什么呢?

“还有其他的事情让人们分心,其他事情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很少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周末的时光。你可以看到人们在踢五人制或者七人制足球。它更容易组织,比赛永远不会消失,人们会将它视为一周锻炼的项目。曾经可没有健身房,但现在到处都是。我不记得莫顿维拉的球员中有谁说过‘明早要去健身房……’”

Q:周日联赛的全国杯 仍然有很多来自利物浦的球队在战斗……

“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城市。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利物浦的球队是胡总是在前几轮被对手逼平,你不得不问为什么?如果他们相互淘汰,就会给这个国家其他地方的球队一个更好的机会。获胜者几乎都来自利物浦,或者英格兰东北部、伦敦南部。每当我与代表一支球队参加全国杯比赛的球员交谈之时,我发现他们被淘汰了,总是被来自利物浦的球队淘汰的。”

卡拉格从来没有因为詹姆斯无法出场,而去找教练

也许卡拉格的儿子詹姆斯已经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他曾效力于维冈竞技,而在今年早些时候的青年足总杯比赛中,帮助球队淘汰了热刺。不过他们最终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微弱优势输给了曼联。

在决定离开之前,詹姆斯还在利物浦效力过一段时间。“他们在圣诞节和赛季末都有家长之夜。”卡拉格说道,“在最初的两三年里,球队一直团结在一起,但后来他们淘汰了一些球员。詹姆斯在12岁之时,还不是梯队首发阵容的一员。圣诞节的时候,我问他:‘赛季结束之后,情况会如何?’他的回答是,如果我们现在选的话,就不确定了。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想,现在就去寻找另外一支球队吧。在其他球员都离开之前。”

“我们很快帮他完成了转会,因为我很快就意识到,球队会说他们不再需要詹姆斯。你可以猜到教练们在想什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就是足球。这个过程也让我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成为一名青训教练,在场边和球员的父母打交道。我观察他们十年了,并一直在关注我家孩子。你也听到他们在电话里面问教练,为什么他们的孩子踢不上球。这对于我来说很简单,如果你的孩子踢不上球,那是因为教练认为其他人更好。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在里面。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因为詹姆斯无法出场,而去找教练。”

“在家长之夜,教练常说我是最容易相处的人,因为我只会在那里待五分钟。之前我会待半小时。我会想:‘他在说什么?’此前作为青训教练的杰拉德告诉我,16岁以上的梯队,情况其实更加糟糕。你必须对父母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有完整的答案。即便年轻球员的情况可能非常简单。但如果他们不高兴,他们就会去找直接教练的领导。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忙。事情就是这样的。”

Q:你试过去帮助詹姆斯吗?

“我知道,因为我的职业生涯和现在的工作,我可能会吓到一些教练。我从来没问过他战术、位置……任何事情。我意识到我为利物浦踢球,我几乎一生都生活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泡泡中。踢球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每支球队都有不同的想法。我没当过教练,有些事情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

“当他在后场踢球的时候,我总是站在他的半场。偶尔会给一些小建议。我很少对他大喊大叫。我只是为了支持他。他是和我一样的球员。这对他来说,其实挺不容易的。尤其是在利物浦。他在维冈竞技重新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并且表现相当不错。我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他在球场上有着很强的个性。他说话声音洪亮,咄咄逼人。他在球场内外的表现,达到了我的预期。他喜欢足球,他热爱利物浦。利物浦比赛的时候,他不会和我坐在一起。他和他的伙伴一起看比赛,他会前往客场观战。”

Q:詹姆斯有什么不同?

“当他们到了一定的年龄,你就得让他们顺其自然。比如,在对阵马竞的比赛之前,我的表弟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去接詹姆斯。’但半个小时之后,他又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詹姆斯会自己过去。我说:‘他已经17岁了,如果他想一个人去的话,那挺好的。’你不能试图控制他们。”

卡拉格还热心公益事业,成立了“23基金会”

“23基金会”成立于2009年,就在卡拉格被利物浦授予荣誉前几个月。他在想,“筹集100万英镑,然后全部捐出去”。

当时他和保罗-弗拉纳根一起在利物浦经营一家健康饮食餐厅。保罗-弗拉纳根是前利物浦队友乔恩-弗拉纳根的叔叔。他建议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各种可能性。“我不希望它只是一次性的。起初,他想帮助年轻人,但后来慈善机构参与了一项帮助无家可归者的倡议。

随着默西塞德郡各地家庭面临的财政紧缩压力加剧,食品库的工作也增多了。每年都有一个新的焦点,筹集约10万英镑。去年11月,“23基金会”为庆祝成立10周年,举办了一场慈善晚宴,筹集了20万英镑,全部用于草根足球的发展。卡拉格想要鼓励球队的形成,所以他承诺会为球队购买球衣。卡拉格说道:“这不是为了寻找下一个杰拉德或者鲁尼。我们只是想让孩子们有机会踢球。”同时,在卡拉格看来,安全问题是最重要的,所以基金会也为球队添置了医疗设备,并且还为16岁的孩子们准备了裁判课程。“没有他们,你可能无法保证比赛具有竞争力。有了一级裁判课程,这些孩子们就能够得到正确的信息——而不仅仅是尖叫和喊叫。”

“23基金会”的下一个目标是建造一个球场,并在那里为孩子们提供合适的教练。寻找土地和资金是目前基金会最大的挑战,但他们依旧希望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让卡拉格感到沮丧的是,遍布全国的足球设施,很多都是私有的,而且都是为了盈利的。卡拉格希望其他球员能够参与进来。杰拉德、阿兰-希勒、斯特林,他们都能够在各自所在的地方宣传这一项目。

“我不想让踢球变得昂贵。它可以帮助孩子们变得活跃。如果有政府愿意支付这笔费用,他们最终都能够省下一大笔钱,因为肥胖儿童会越来越少。踢球可以让孩子们走上积极的道路。我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要考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事实仍然存在……如果孩子们没有事情可以做,没有地方玩,他们就会错过宝贵的课程。然后,社会最终会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付出代价。”

<<3000万+10万周薪!曼联对16岁天才求贤若渴,他有望成为顶级B2B
穿新球衣夺冠?利物浦新战袍曝光,以安菲尔德大门为灵感耐克用心>>

内容标签


冠盈直播是一个专业的直播吧网站,主要提供足球直播,NBA直播,NBA视频直播,冠盈直播以最全最高清信号让您畅享五大联赛,打造最好体育直播吧,我们一直用心分享体育内容,解决球迷找不到NBA在线直播信号的烦恼。

凡本网注明来源网络的作品,均功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网站地图